你要跟我换吗?巴勒斯坦朋友说:「我们在海外漂流的难民比国内的

  • 作者:
  • 时间:2020-06-18

台北市中心两个月前因为电脑展整个热闹了起来,路上多了很多新鲜的异国面孔,忠孝东路上堆满了黄黄的计程车。

但电脑展对我的意义无关乎科技与经济,而是一个特别重要的朋友的来访。

两年前的中东之旅,认识了在巴勒斯坦地区经销IT产品的Jihad ,虽然只有短暂三天的相处,但是密集的生命故事分享,融合着千年历史爱恨情仇与百年政战纠葛的历史交流,让我们成了忘年之交,也让我和巴勒斯坦结下不解之缘。

你要跟我换吗?巴勒斯坦朋友说:「我们在海外漂流的难民比国内的巴勒斯坦Ramallah市中心|作者提供

Jihad ,中文翻成圣战。

多年前到马来西亚旅行,那时,世界还没从911的伤痛中平复,我在布城参观一座清真寺时,一位寺堂工作人员塞给我一本厚厚的手册,我都还没能读懂几个字,他就开始跟我介绍起「Jihad」,他说911是Holy War,是穆斯林的宗教义务。我无意与他争辩,只能佯装还有下个行程要赶,匆匆离去。

尔后在新闻媒体上看到的"Jihad",也多与参与恐怖攻击的Jihadist(圣战份子)有关。

但是这位来自巴勒斯坦的Jihad,却是我见过最温文儒雅的一位绅士。

两年后,我们在台湾又重逢了。世界进步得这幺快,通讯、交通都发达的不得了,重逢的感动仍是一丝不减。

Jihad说,上次他来台时,在机场被困住好久,因为机场人员找不到巴勒斯坦,这次,虽然仍花了一点功夫,但是通关顺利多了。他还骄傲地说:「那位机场人员说他在机场工作这幺久,我是他第一个看到的巴勒斯坦人!」

我和他在光华商场走着随意看看,他帮她女儿买了一只HTC手机,我们穿梭在宅男间,他为了光华商场大楼里两间书店兴奋不已(但我没跟他说那两间书店,一间卖漫画另一间卖言情小说),他说他想念人们还捧着书读,拿着笔写信的旧日子。

那一幕,很超现实。

分别的这两年,巴勒斯坦成为了联合国的观察员;美国官方与媒体也开始表态支持巴勒斯坦建国;教宗拜访了伯利恆;上星期,西岸的法塔和加萨走廊的哈玛斯决定联手组成新政府。

虽然越来越乐观,但是,隔离墙仍在、水源仍然被控制,检查哨附近巴国抗议学生被射杀事件仍时有所闻。屯垦区仍在兴建中、耶路撒冷问题无解、海外七百万的难民归国遥遥无期……

「至少,看起来是个国家了啊。」我想不出什幺话来安慰他。

「你要跟我换吗?台湾虽然不被世界认可,但是你们有自由、有人权,看看巴勒斯坦,世界上有138国家承认我们是个国家,但是我们是世界上唯一被佔领着的国家,在海外漂流的难民比国内的居民还多、人民没有迁徙自由、很多家人分散在加萨走廊与西岸,无法相见、我们的主权与人权在哪?说真的,我宁可跟你们交换。」

我们坐在台北新地标松菸诚品的一楼咖啡馆交换这两年来的变化,周围的人抓紧周末享受垂手可得的小确幸。

「Jihad是什幺意思呢,Jihad?」我问。

你要跟我换吗?巴勒斯坦朋友说:「我们在海外漂流的难民比国内的巴勒斯坦Ramallah市区的Al-Jihad路|作者提供

「我能明白妳的困惑。很多人以为Jihad只是对外的抗争,但是对我来说, Jihad真正的意思是成就完善的自己的过程中,所有的内在挣扎。是自己和神拉扯的过程,每个人都要不断的奋斗、努力去达到最好的自己,这才是每一个穆斯林的宗教义务。」

隔天他离台,纵使已经练习过那幺多次的再见,面对分离还是一样不知所措。

祝福你,我的朋友。

写着这篇故事的同时,西岸的朋友忧心着加萨地区家人的安危,特拉维夫的朋友生活中警报声不绝于耳。

你要跟我换吗?巴勒斯坦朋友说:「我们在海外漂流的难民比国内的西岸传统市场|作者提供 你要跟我换吗?巴勒斯坦朋友说:「我们在海外漂流的难民比国内的耶路萨冷旧城|作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