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活佛‧迎7岁转世小爸

  • 作者:
  • 时间:2020-06-26
四大活佛‧迎7岁转世小爸对马来西亚的藏传佛教徒来说,能接引到一个活佛到来已是无比法喜的事,但在尼泊尔的宁玛派乌金家族,大圆满瑜伽士祖古乌金仁波切的4个儿子都是活佛,其中一位,就是被科学家认定透过禅定成为世界最快乐的人──明就仁波切。有幸与活佛家族进行访问是适逢祖古乌金仁在圆寂后,寻获7岁的转世灵童的升座大典上,小活佛的父亲也是印度一名活佛兼知名的导演涅琼秋宁仁波切,此殊胜的升座大典选在佛陀天降日举行,藏传佛教徒相信,那天是释迦牟尼佛自天界下人间的纪念日,当天修法及行善之诸功德,皆会以十亿倍自然增广。当我抵达尼泊尔时,还有几天才是升座大典,大家已显得非常忙碌,除了迦宁雪都寺举行升座大典外,位于山上的苏严布寺也一连三天有庆祝活动,热闹非常。只是在寺院里住了几天,依然无法一睹小活佛的“庐山真面相”,直到升座大典当天,看到人龙从寺庙内延伸到庙外,大家从早上9时就排队等到下午4时只为了让小活佛“灌顶”,我才知道,原来要见小活佛一面是如此不容易。而以我们这些世俗人的眼光来看,这位只有7岁的小孩,虽然他带着前世的智慧乘愿再来,但这样的年龄要他乖乖地从早上一直坐到下午实非一般小孩能做到,只见披着红袍端坐在大殿上座的小活佛,面对这长长的人龙,显得不耐烦起来。拥有一双乌溜溜黑眼珠的他,本来应该是把手轻轻放在信徒头顶祈福,他却非常淘气的以手轻轻的一推,蜻蜓点水般就完成了仪式,信徒们随后就拿着殿上喇嘛所发派的已经转世的仁波切照片,满心欢喜的离开。身边小喇嘛犹如古代书僮小活佛的身旁还有一位小喇嘛,也一样要有无比的能耐,他就如古代的书童般,无论小活佛去哪他都得跟着去。小活佛虽然是转世灵童,但是一切也都是从零开始,他必须重新学习佛法,一般上,都要到印度接受9年的基本佛法教育,到了十多岁时则要闭关修炼,成年以后才能够履行弘法立生的职务。所以在完成了坐床大典之后,小活佛就会被送到印度上课,期待着他从一名顽皮的儿童蜕变为有修为的仁波切。在升座大典时,最忙碌的并非小活佛,而是小活佛的4位“儿子”。仁波切所过的生活对我们来说,已经是很神秘了,更遑论这个出了几位仁波切的家族,到底这个家族有没有家庭乐?听到这个问题,排行第二的儿子叔意仁波切不禁莞尔一笑的说:“当然有啊,我们经常都会有家庭聚会,不过由于我们兄弟都分散在世界各地,所以平时聚会很难凑齐所有的家人,通常只有新年才能一家团聚。“不然就是一些特别的庆典,如这次的小活佛坐床大典,我们家人都会抽空回来出席,这也是我们一家人团聚的机会。”智者说快乐是发自内心有人说,快乐是可以感染的,这句话说得一点没错,与世界上最快乐的人交谈或听他开示,一样能令你感觉快乐,在美国进行了一项的科学测验,一位快乐指数接近100%的人─咏给明就仁波切。在未见到明就仁波切前,已从远处听到他爽朗的笑声,有机会与世界上最快乐的人做访问,第一个问题当然就是:到底什幺是快乐?这个问题一点都没有难倒明就仁波切,他形容快乐是非常简单的:保持心境的平和,不受外界因素影响,就是发自内心的快乐。他说,能够明白世上一切的自然定律就不会觉得难过,而要洞悉这种定律就必须拥有智慧,而智慧则来自知识,具备了这一切,自然懂得如何把问题转移,做一个真正快乐的人。“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拥有快乐,只是还不认识它,或者对它的要求很高,但是它确实是存在的,我们不需要刻意去要求。”拥有今天快乐的境界,明就仁波切坦言他也是一位从恐惧中走过来的人,他说,他小时候很胆小也很不开心,很怕一个人独处。记得在9岁那年,他被送到一个山区修行,那个山区需要步行10天才到达,当时他很害怕,听到一切来自大自然的声音他也害怕,狂风、下雪、打雷,他都害怕。把压力当成朋友“然而,就在恐惧中,我有了一种新的体会,就是把恐惧当成朋友,还有压力也一样,不应该去对抗它,或者把压力当成敌人,企图征服它,这样的人生会很累,也很不快乐,唯有把它们当成朋友,才可以把问题转移,到最后你会发现压力会成为你的良师。”明就仁波切形容,人的心漂浮如云,甚至犹如疯猴子,所以我们要以无常心去看待一切,让自己的心更放鬆、平和。有一些人终其一生都不曾感觉到自己快乐,觉得快乐是非常难求,但是眼前这位仁波切,浑身散发一种快乐的光芒,甚至可以感染到旁人,我想这并不是轻易就能修行得到的成果。明就仁波切的母亲是两位藏王松赞干布和赤松德赞之后裔,明就仁波切在未出世前,父亲乌金仁波切于梦中见到一位身穿白衣,非常威严的喇嘛对他说:我是咏给明就多杰,来您家中借个住处。出生前一个月,晚上月亮中白色的虹光不断的照射到父母的卧房和屋子上,乡人都讚叹非常这样的情景非常罕见。出生后,乌金仁波切为他取名为伦珠多杰,后16世大宝法王利佩多杰认证为第六世咏给明就多杰之转世。活佛童年与凡人无差异只有35岁的明就仁波切是乌金仁波切的幺子,与哥哥们年龄有一些差距,而且出生在这幺一个特殊的家族,大家都很好奇到底他们的童年生活是怎样过的?仁波切觉得我们想太多了,他大笑之后回答说:“你们想太多啦,我们的童年与你们一样啊,都是在吵闹、打架中度过,几兄弟都会因为一些小事而打起来。”不过,仁波切所度过的快乐童年只有9年而已,他说,9岁之后大家就要各散东西,到不同的地方修行、闭关。他表明,长大以后,仁波切兄弟相聚的时间很少,有时因为闭关,最短也要3年,所以4年才有机会团聚。对于一位素未谋面的孩子被印证为父亲的转世,仁波切又如何看待这位转世“父亲”呢?明就仁波切回答说,对于转世后的“父亲”,他在精神上承认小活佛是他的父亲,但是,事实上,4兄弟现在的身份则是小活佛的老师,因为大家都对这位小活佛寄予厚望,以期他能成为一位更有修行的人。西方未来将成弘法大市场“最穷的人及最富有的人最需要宗教”。这是一位到西方国家弘法逾20年,通过禅坐接引了许多西方人学佛的竹旺措尼仁波切对学佛人的见解。措尼仁波切在乌金仁波切家族排行第三,他的弘法目标主要在西方国家,因此,当小活佛升座大典当天,可见到在场协助招待贵宾、维持秩序、拍照的摄影师甚至倒茶的义工都是碧眼金髮的西方人,他们都是措尼仁波切的追随者。措尼仁波切谈起对藏教的接受度,西方国家远比亚洲国家来得大,他认为在物质上富足的西方社会及物资上极度贫穷的国家是最相信宗教,也最需要宗教。“当人在生活上非常富足的时候,心灵相对的空虚,想寻找心灵的寄托;而极度贫穷的人,他们无法改变环境,就只有寻求心灵的满足,所以宗教得以在这两个相对的个体中广泛被接受。而处于中间的发展中国家,是最难的,因为人人都在追求物质,忽略了心灵的富足。”仁波切预测西方是未来弘法的一个“很大市场”,反之东方将会逐渐没落。仁波切形容,藏教就如一杯茶,它可以去到很多地方,但是为了迎合不同地区的“民情”,所以要换不同的杯,改变弘法的形式,但所传承的佛教教义没有改变,就如同茶杯换了,茶还是那茶。当大家都在担忧经济风暴到来,担忧日子该如何过的当儿,仁波切却认为:“这是一个让我们看清楚自己的时候,因为人在追求物质时,往往会忘记自己,所以现在我们必须先接受人生有起有落的现实,从而建立起一个更健康的环境及心境。”你知道吗?祖古乌金仁波切(1920-1996)简介祖古乌金,藏传佛教噶举派领袖噶玛巴所赐予的名字,意指“一位了证大师的功德”。祖古乌金仁波切是大伏藏师秋吉林巴的嫡孙,他也是大宝法王的导师;曾着有《大成就者之歌》书籍。全书近32万字,分上册【法源篇】与下册【传承篇】。在上册【法源篇】中,祖古.乌金仁波切详述了八世纪以来,包括松赞干布、莲花生大士、密勒日巴尊者、冈波巴等,将佛法带进西藏的伟大导师与译师们的传奇事蹟,在下册【传承篇】中,祖古乌金仁波切回忆当代重要的禅定大师和教界人物等。/副刊‧报导:陈玉苗‧2009.03.20